手机版 | 您好,欢迎来到万博滚球买球网站
新华实验中学官微信

雪人

2018-01-30 13:40:49

 

大雪天里,人们最爱的是在雪地里堆雪人。校园里,小区门口,店铺前,大路旁,广场中间,一夜间立起了一尊尊雪人。这一尊尊雪人各具情态,惟妙惟肖。有的整个儿看上去矮矮胖胖,虽没有棱角分明的线条,但浑圆稚拙之气也颇能令人寻味。有的在五官上做足了功夫,鼻梁挺括,犹如鹦鹉的尖喙;嘴角上扬,如上弦之月。虽弄不清来自于哪个种族,但俏皮活泼之态也确能使人驻足良久而忍俊不禁了。更有匠心独运者,他们或给雪人的腰间环缀以几片绿叶,或在雪人的脖子上系上一条红围脖,或在雪人的头上戴上一顶黑毡帽,这便陡增了几份活力,平添了几丝暖意,写满了一地的风情!虽仍显粗糙,但路过的人们在一瞥之间便有春风拂过心田的惬意。

雪人一旦堆成便有了天使般的灵性与温情。它总是执着地守望着一个孩童的天真,一个父亲的爱怜,抑或是一个男孩或一个女孩的梦想,即便是天寒地冻,它也决不坍塌。

堆雪人是人们在隆冬大雪的日子里特有的心灵洗礼。漫天飞舞的雪花,粉妆玉砌的天地,它能使污浊者自清,使无知者自省,使为恶者悔悟,使怠惰者奋起。当雪人在阳光中悄然逝去的时候,便完成了一次刻骨铭心的蜕变,一个崭新的亮堂堂的世界便如春花般绽放了!

我也曾堆过雪人。那是一个漫长的冬天,好像一直下着雪。我是用双手一层一层敷上去的,最初我想把它塑成一个身披铠甲的勇士,但总觉得没有勇士该有的魁梧,于是我又用手把它抹成诗人的模样,可又总塑不出长衫的飘逸,于是我又用手把它加减成一位仕女,可总塑不出身段的婀娜。一夜的飞雪很快模糊了雪人的轮廓,谁也不像,却什么都像。这不禁使我想到了莫奈的油画,极度的模糊表达着极度的抽象,而极度的抽象正是走向大众世界的不二法门。这岂不就是老子所说的得意而忘象吗?我这才明白我先前想把雪人塑成勇士、诗人、仕女,那实在是对妄念的过于执着啊!

我甚至曾为雪人的消融而黯然神伤,殊不知雪人消融之际,便是山青水秀,人寿年丰之时。

今年的雪人何时归去?



(供稿:陈春晖)

相关热词搜索:校园

上一篇:严寒中绽放的花儿们
下一篇:不忘初心,砥砺同行 ——八年级成绩分析会议